部國華速寫
  人物檔案
  部國華,34歲,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巡警支隊一級警司。
  個性言語
  乾好工作是為對得起自己,對得起這份工資,對得起頭頂上的國徽。
  第一印象
  個頭不高,體格健壯,皮膚黝黑,眼底微微有些血絲。
  □本報記者杜萌黃潔
  “閃開、閃開、閃開!”
  衚衕里停著的一輛尼桑車被3名巡警圍住,一名巡警站到車側前方,拔槍指向坐在車內的駕駛者。轎車油門突然轟響,有人大吼閃開,吼聲未落,啟動的尼桑車瘋狂竄出……
  怎麼跟你父母交待
  漆黑冬夜,薄雪覆蓋了京城的大街小巷。
  巡邏警車緩緩駛過大街,坐在車裡的部國華扭頭向一條衚衕里望去,見一輛轎車停在衚衕口內,從車屁股方向看過去,模樣極似警方正在通緝的一部老式尼桑車。
  “過去看看。”部國華帶領兩名年輕巡警下車走過去。
  車裡有人,那人拒不下車接受詢問,且慌慌張張發動轎車。一名年輕警員站到車前,拔槍指向駕駛者。就在這時,油門幾聲巨響,部國華聲嘶力竭地朝車前那名年輕警員連吼三聲“閃開”。
  幸虧車前有一塊幾十公分高的石頭,那輛車瘋狂駛出,撞到近處那塊石頭熄火停下來。事後,駕駛者供述說,他當時慌得根本沒看見車前站著個持槍警察,一心想逃。
  “巡警與犯罪嫌疑人都是瞬間遭遇,我們不知道對方有什麼案底,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心理。”部國華說,巡警執勤中如果沒能註意自身安全而意外受傷致殘,甚至丟掉生命,這是帶班人心裡最擔憂的事。
  年輕的部國華跟隊長一起巡邏,有過一次難忘經歷。
  夜深時分,一歌廳近旁的路邊坐著一個小伙子。隊長說此人可疑,停下巡邏車。部國華先去盤查,隊長站在他身旁。該問的問過了,該檢查的隨身物品也檢查了,部國華認為沒問題,轉身正要上車,就聽身後響動異常,回頭一看,隊長已經把那小伙子摁倒在地戴上手銬。
  隊長從地上撿起一把幾十公分長的匕首,說這匕首藏在小伙子大棉褲的側腰,搜身時他一縮身,匕首就順著褲腿里掉到地上。原來那小伙子打算候著歌廳小姐出來搶劫錢財。
  “多懸啊。”隊長說,“要是人家拿這家伙給你一下,我怎麼跟你父母交待啊!”
  隊長這話讓部國華心裡熱乎乎地,而火辣辣的內疚也折磨了他不少日子:“自己怎麼就那麼大意,居然沒看出破綻呢?”
  輪到部國華帶新警,那次夜查,也是冬天,被盤查者穿著棉衣,有隻胳膊伸得直直的,讓人覺得彆扭。新警先盤查,認為沒事。部國華上前拍一拍那人冬衣手袖,覺得裡面有個長長的硬家伙。細查究竟,居然是把長刀。
  怎麼沒細想那血跡
  街面巡邏,能一眼窺出盜賊,這是真功夫。
  部國華心底還存著另一件難忘經歷,那是最初跟班巡邏“開眼”的經歷。
  午夜時分,部國華跟著“師傅”在北京西站附近衚衕里盤查,遇到一瘦瘦高高的男子。這個操著湖北口音的男子身上帶著一大捧大大小小的鑰匙。他承認,鑰匙是為盜竊財物所用,以便摸著人家房門挨個兒試著捅門鎖。
  再問這男子在什麼地點偷了什麼東西,他上車後胡亂點了幾個地方。巡警依照這男子自述的七八處地方,敲門與戶主核實情況,對方均說沒丟東西。
  折騰到清晨,巡警發現這男子一隻褲管側面有血跡,再細細盤問,他終於扛不住,吐露出在湖北殺人後連夜乘車逃到北京的重大案情,而那一大捧鑰匙是為蓄意殺人所專門準備的。
  “是我早上聯繫湖北警方把這個殺人嫌疑犯接走的,湖北來人特別感激我們。”部國華說,湖北警方沒想到,一起惡性殺人案這麼快就被北京巡警破獲了。
  部國華事後最不能釋懷的是:其實他也看到過那嫌疑人褲子上的血跡,卻根本沒往殺人那方向去想,只是簡單地認為可能是他與別人打架時不知在哪兒蹭到了血。如果真讓自己處理這事,豈不是放過了抓捕這嫌疑人的大好機會?
  這件事帶給部國華的還有另一層心靈震撼。
  此前,他總以為只有刑警才能抓大賊大盜大姦大惡,這等好差事輪不到巡警。巡警整天沒黑沒白地在街面上巡邏,根本沒機會辦大案。這次經歷顛覆了他固有的念頭,“原來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樣啊”。
  部國華的父母均為下崗工人,身體多病,他是家裡的獨生子。自小生長在經濟拮据的家庭,他深知要為自己的前程和父母未來的幸福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。記得年少時父親就對他說過這樣的話,“你要是沒出息,爹媽跟你就那樣了”。
  工作、結婚、育子——部國華說他一直堅定這樣的想法:要對得起自己,對得起這份工資,對得起父母,更要對得起頭頂上的國徽。
  (原標題:巡警與嫌疑人的街面遭遇戰)
創作者介紹

巴黎

canjjuixpdft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